首页118图库 › 中原太古的缠足开始于曾几何时,缠足是小脚妇女的另叁脾气器官

中原太古的缠足开始于曾几何时,缠足是小脚妇女的另叁脾气器官

小脚在一些人心目中是极为幽邃神秘的器官,林语堂说:「缠足自始至终都代表性意识的自然存在。」于是只要能看见、听见、接触到一对小脚,都会在男人心湖中震起涟漪,有人指出:缠足是为了增进性生活的情趣,是人类性生活史上创造出来的一片新天地。

一般而言,女孩子在5-8岁左右,便要开始缠足。缠足的工作,多由母亲或熟习缠足方式的女性仆人实行。缠足时,除拇指外,其余四指下屈,并用长布包裹,用针线缝住。

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中确有此痕迹。传说大禹治水时,曾娶涂山氏女为后,生子启。而涂山氏女是狐精,其足小;又说殷末纣王的妃子妲己也是狐狸精变的,或说是雉精变的,但是她的脚没有变好,就用布帛裹了起来。由于妲己受宠,宫中女子便纷纷学她,把脚裹起来。当然,这些仅仅是民间神话传说,含有较多的演义附会成份,不足以成为当时女子缠足的凭证。

千年来中国是一个以道德为指标的社会,守节、守纪、成为较宗教更高的标准,所以不须完善的律法也可成就一个稳固的社会。

缠足风俗的兴盛

图片 1

当缠足的风气渐渐传开以后,刚开始只有富贵家庭不须从事劳动的妇女率先接受这种风俗,很快的缠足反而变成了财富、权势、荣耀的表征,为了表示是出自上阶层的富贵人家、为使女儿能嫁入豪门,家家户户争相为女儿缠脚,清代台湾有「大脚是婢、小脚是娘」的说法,李笠翁《闲情偶寄》说:「宜兴周相国以千金购一丽人,名为『抱小姐』,因其脚小之至寸步难行,每行必须人抱,是以得名。」脚小至此,真是可悲可怜,但却是富贵人家争得的对象,缠足也是官宦世家、淑女必备的美容术,为中下阶层少女走入高阶层家庭的晋身阶,在那个时代娶妻托媒人探听女方的重点,除了在对方的家庭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在一双脚的大小,只要拥有一双傲人的小脚,必然成为争相说媒的对象,在新婚过门的时候,众亲友聚集争赌的焦点,也是在新娘的一
小脚,下轿的刹那,要是伸出一对尖生细小的金莲,立刻换来众人的赞叹,要是一双大黄鱼脚,恐怕难免遭人讪笑。

道德的理由:缠足的习俗,在当时被认为是一个良家妇女的表,因此不缠足的女性在婚嫁上常有困难。缠足作为标识女性特点的重要一环,以缠足来强化男女有别的传统规范。缠足也使得女性因行走的困难而不易自行活动外出,即使外出也多需要乘车或乘轿,强化了当时男外女内的空间区划。

男尊女卑的礼教观念

  1. 家庭

缠足的起源

关于中国古代陋习缠足的各种起源说法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男系社会,藉由缠足把妇女稳定的留在家中,子女也因而留在家中,在保护中成长。这自然导致家族繁衍,女性的角色也获得家族、家庭、社会的充分保障,让在外奔波的男性有一个稳定的家,可以落叶归根、寻根、返乡、安身立命。女性长者成为家族中不动的因子,成为籍贯的来源与意义,千年来,缠足在这之中扮演着巩固家族地位于不散,使家族永存的角色。

在古代的时候,都是有着缠足这种习俗的,而且这样的话也会觉得这个很美,而也会让自己的丈夫会很爱惜,其实这些都是一种很病态的美丽心,那么古时候妇人缠足的作用到底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缠足,是一种对女性的特殊酷刑,而对于古代的女性为何要缠足,其实在起源方面的说法也是有几点的,对此中国古代的缠足开始于何时?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缠足风俗配合一夫多妻或一夫一妻多妾的家庭生活,衍生出闺房中复杂的性交关系,春宫画脱离了早期道家修链强身的范畴,走进多彩多姿的情欲世界,「避火图」是少妇的嫁妆画,由女性掌握了性娱乐的知识与行动。缠足妇女远距离行动受限,反而彻底运用女性妆扮的权利,创造更富吸引力的服饰、妆扮,身体改变成为静态的出击。

中国古代妇女缠足的来历

缠足始于隋代,源自民间传说。相传隋炀帝东游江都时,征选百名美女为其拉纤。一个名叫吴月娘的女子被选中。她痛恨炀帝暴虐,便让做铁匠的父亲打制了一把长三寸、宽一寸的莲瓣小刀,并用长布把刀裹在脚底下,同时也尽量把脚裹小。然后又在鞋底上刻了一朵莲花,走路时一步印出一朵漂亮的莲花。隋炀帝见后龙心大悦,召她近身,想玩赏她的小脚。吴月娘慢慢地解开裹脚布,突然抽出莲瓣刀向隋炀帝刺去。隋炀帝连忙闪过,但手臂已被刺伤。吴月娘见行刺不成,便投河自尽了。事后,隋炀帝下旨:日后选美,无论女子如何美丽,裹足女子一律不选。但民间女子为纪念月娘,便纷纷裹起脚来。至此,女子裹脚之风日盛。

缠足风俗是历经几百年的社会风习演变所造成的,缠成一双小脚需要忍受痛苦、费时多年,缠成后造成妇女生活上很大的影响及改变,然而为什么有人愿意忍受这些痛苦毅然的裹上脚呢?

反缠足运动及缠足风俗的结束

缠足的兴起,也跟宋代理学家毫无关系。我们在宋朝的理学著作中找不出任何支持女子缠足的言论。恰恰相反,我们可以看到一部分理学家是明确反对缠足的。元代笔记《湛渊静语》说:宋程伊川家妇女俱不裹足,不贯耳。后唐刘后不及履,跣而出。是可知宋与五代贵族妇女之不尽缠足也。程伊川即北宋大理学家程颐。程氏家族直至元代,都坚持不缠足。南宋的车若水在他的《脚气集》中也提出,妇人缠足不知始于何时,小儿未四五岁,无罪无辜,而使之受无限之痛苦。缠得小来,不知何用?这应该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对缠足陋习的控诉。提出控诉的车若水可是南宋大理学家朱熹的再传弟子。

如果说缠足是在男尊女卑,以妇女为奴役的社会形态下发生的,不如说是在一个有广泛奴仆系统供驱使的社会环境下所产生的。妇女希望身体适当改变后,能彻底改变个人未来的命运,缠足在这样的前提下,被赋予极重要的任务。在悠久的历史里,缠足是对人类生活影响最大、也最普遍的身体改造,缠足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

关于缠足的起源,从明清时期起便众说纷纭。据现代学者考证,缠足开始于北宋而兴起于南宋。元代的缠足继续向纤小的方向发展。明代的缠足之风进入兴盛时期,出现了三寸金莲之说,要求脚不但要小至三寸,而且还要弓弯,但清以前的出土女尸尚未发现有缠足者,可见在当时缠足也并不十分普遍。清代的缠足之风蔓延至社会各阶层的女子,不论贫富贵贱,都纷纷缠足,但不缠足者也不在少数。

与男女有别思想强调男尊女卑相辅相成的是一整套直接约束女性行为的风俗习惯,缠足当然也是其中一种。在我国封建社会时期,女子是男子的附属品,是男子的私人财产,既然是私人财产,就有必要把她保护起来。元代人伊世珍所辑《??记》卷中的一段记载便表明了这一点:本寿问于母曰:‘富贵家女子必缠足,何也?其母曰:吾闻之,圣人重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阂之中,欲出则有帷车之载,是无事于足者也。圣人如此防闲,而后世犹有桑中之行、临邓之奔。’从这段记载首先可知,元代富贵人家女子已全都缠足,但下层社会、贫寒人家之中尚未流行此风;但更重要的是,它表明元代已有人将缠足与礼教联系起来,并将其视为约束女性行为、使之保持贞节的一种方式。缠足越到后期,礼教色彩越重,缠足的道德意义也越强。清代《女儿经》中说:为甚事裹了足?不因好看如弓曲。恐她轻走出房门,千缠万裹来拘束。已经把审美的成分完全剔除了,而仅仅是为了规范女性的行为,守住贞洁而已。

  1. 妇女间互动关系

南方地热潮湿,所以南方人要经常洗脚,通常南方妇女大约一至三天就得洗一次脚。一般人洗脚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是对缠足妇女来说洗脚却是生活中一件颇重要而费时的事,缠足妇女一双脚裹好以后,最怕让人看到脚,所以洗脚的时候,一定是躲在房间里,紧闭房门生恐别人意外闯入。烧一盆热水,准备好洗脚用的轻石、干布、小剪刀、矾粉、裹布、香粉,然后坐在小椅子上把脚上的腿带、饰裤、弓鞋、布袜,一层一层的解掉,解开裹脚布的时候,因为血液随着裹布解开会冲进脚掌,麻痛异常,所以须要慢慢解开,尤其到了最后一层往往因为汗水和着,裹脚布紧粘在脚掌的皮肤上,撕开来异常难受,所以最后一层要解得更慢,如果在积极裹小的阶段,为了怕解开裹布浸洗会把脚放松变大了,也有人和着裹布浸洗的。洗脚水要愈热愈好,可以促进血液循环增加足部柔软,有的在水里加上香花、香料,脚先浸热了,才用手擦揉,久裹的脚,脚上都带着一种特殊的黏性,用手慢慢地把那层黏黏的洗掉,扳开畸形的足趾一折一缝清洗,陷折的脚心和藏在脚心里的小趾是最难洗的部位,再以轻石磨去脚趾上的硬皮,关节摩擦的位置容易长鸡眼,要用长针挑去或用小剪刀修掉,脚趾蜷在脚心里,趾端往往陷在脚掌皱折里,趾甲一长出来就会刺到肉里,所以得把拗折畸形的脚趾一只只扳出来,把脚趾修得极短再放同陷窝里,大拇趾为了裹得尖生动人,两侧承受极大压力,很容易被趾甲刺破造成甲沟炎,所以大拇趾趾甲尤其得好好剪短,尤其两个角边得修得圆短,这才用干布擦拭,有的人在裹之前还以双手用力按着金莲,朝理想小脚的方向忍痛按几次,在脚上洒上白矾粉,尤其在趾缝里洒多一点,可以除去湿气,脚不容易烂,也有人在脚上扑上香粉增加小脚香味,这才换一条洗净的裹布缠起来,缠的时候每一层都得截了再截,截到极紧,这样裹起来脚才不会愈洗愈大,有的时候刚洗好不容易缠紧,得把脚抬高几个小时,再把裹脚布解开几层来重新束紧,脚裹好了才着袜穿鞋,因为小脚的妆饰都是合着尺寸自己做出来的,穿在脚上极为紧密贴身,所以着袜着鞋也都极为费时,往往一次洗脚下来得花上一两个小时的时间。

●始于五代说

  1. 第二性征

缠足风俗的社会文化背景

缠足发展到后来成了一种妇女间的大规模行为,不论社会地位都竞相模仿。只要能够理解时尚在女性心理地位,也就能理解缠足的经久不衰。中国的传统社会中缠足文化与现代社会中时尚的流行有异曲同工之处,两者都存在这两个都存争相效仿、求同于人的共同点。因为时尚始终是一个珍贵的品质,表现出一定的荣誉和优越感,它便为众人的效仿创造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如果不加入到时尚的行列,不仅在众人面前显示了自己对新鲜事物的麻木,而且还表现出自己在某些方面明显劣于他人。⑧在缠足极为盛行的明朝,缠足成为了身份贵贱的标识,生活在下层的人民争相效仿以显示自己的地位区别于他人的心理吸引了更多的人加入缠足的行列。推荐阅读:金庸小说人物武功排名

  1. 社会改变

清朝中后期的太平天国,首先开始推行反缠足,但最后未能成功。到了清朝末期,缠足被当时的知识分子们,视为中国社会落后的象征之一,并认为缠足造成中国妇女的柔弱,进而影响到整个民族及国家的力量,因此开始推行反缠足运动,成立许多天足会。辛亥革命后,中国的缠足风俗开始从沿海大城市消失,并逐渐影响到内陆地区,缠足风俗的完全消失,最晚则要到1940年代甚至1950年代以后。

中国古代的缠足开始于何时

缠足代表了什么样的社会?一个男女分工、家族分工、自给自足,富庶安定的定居式农业社会。在男耕女织的结构下,女性处于二级生产、家庭式手工生产的位置,缠足风俗广泛出现在旱田的耕作区,而非水田的耕作区;出现在城市大量兴起的集市;出现在家有存粮、生活优裕、以手工生产主导经贸的商业发达地区。

缠足的方式

缠足为何会那么盛行

缠足是一种两性分离式的装饰,几乎多数的装饰都在强调男女分野,让男女性天生生理的不同,产生更大的岐异,突显男强女弱,强调男性在外活动、女性在家活动的特性,呈现男主外、女主内,男性粗犷强悍、女性细腻柔弱的形象。

缠足是中国古代一种陋习,是指女性用布将双脚紧紧缠裹,使其脚畸形变小,以为美观。一般女性从四、五岁起便开始缠足,直到成年骨骼定型后方将布带解开,也有终身缠裹者。

大体来说,宋代的缠足风气,只是出于上层社会病态审美的产物,跟西欧的束腰、今日的隆胸时尚差不多。到元代时,才出现了性别压迫的意味。如元人伊世珍的《琅环记》称: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但在宋代,妇女并不受禁锢。

身为女人,一旦缠足,便完全改变了生活方式。因为缠足,女性从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群聚学习女红、洗衣、刺绣,勤于妆饰,仅守本份、待字闺中、不外出争强、顾家持家、不易红杏出墙,悠雅闲适,离开外在世界进入身体感觉世界与近距离世界,缠足文化拉近了女性之间的距离,重新界定了女性的关系。妇女在狭窄的空间世界中,追寻个人的内心平静世界,母亲负担教育幼女的责任,缠足使母女之间有最长时间的共同生活经验,婆婆负责教育媳妇,母为女缠足、主为婢缠足,都是在女性教导女性、女性管理女性、女性督促女性的角度下进行。女性群聚生活的社会,男女授受不亲,男女两性很显然的产生不同的生活场域。

审美的理由:当时人不论男性或女性,都认为足小为美,尤其对男性来说,小脚具有性的吸引力。例如“三寸金莲”一词代表掀美女性脚美的名词。关于对小脚的审美,最著名的小脚审美著作,是清代李渔的《香莲品藻》,把女性的小脚,从形状、尺寸、装饰、气味等角度来作分类品评。

中古代是男权社会,男人的审美必然影响女子的行为,于是,女子只好忍痛裹足了。对此,民间谚语说的十分形象:裹小脚一双,流眼泪一缸。女子缠足一般在四五岁开始,缠足以前以热水烫脚,趁着脚还温热,将脚拇趾外的四个脚趾向脚底弯曲,紧贴脚底,并在脚下趾间涂上明矾,时间一长,脚缠的弓弯短小,使脚底凹陷,脚背隆起,脚的长度被缩短。这个过程要耗时三、四年,给女性们带来了莫大的痛苦。这种陋习仅因李后主一时心血来潮,却延续了上千年之久。

综观千年的缠足历史,缠足的风尚主要是在豪门巨富、大家闺秀、及风尘妓户中最广为流传,一般山村农妇、劳动婢女,裹足的比例较少,如有裹足,也常为粗缠略缚,一般家庭要有相当的条件,才能让少女把脚裹的很小,首先得有人能事事代劳,甚至在缠裹的几年中,还常须有人扶持,这在一般小康家庭,是不容易做到的,能缠得一双令人称羡的小足,代表她的家庭生活优裕,在一个悠闲富裕的家庭里,同辈聚处,互竞足小,成了小脚女人最重要的一种竞争,亲朋好友对少女一双脚的褒贬,在在使得缠足习俗更根深蒂固的落实在一般家庭里,如果更近一层了解当时小脚在床戏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裹脚以后对女性身材的变化,恐怕就更能体会到在长达千年的时间,在一个最强盛的文明古国,会有超过二十亿的妇女,把他们的一生与这种绮丽的风
紧紧的缠绕。

缠足的起始年代说法很多,一说始于南齐,一说始于南唐李煜编了金莲舞的舞码,舞者窅娘缠足献舞,舞态婀娜多姿,宫女纷纷仿效。但这些早期的记载,大多很难确定仅仅是对脚小女性的赞誉、或者描写足部的装饰。一直要到宋代,才开始有较明确的记载,缠足被认为最初先在妓女之间开始流行,之后逐渐影响到中上阶层的妇女。

上行下效的求同观念

脚上的神经特别丰富,是对痛觉、搔痒、按摩、温冷极敏感的性感带,缠脚以后女性一双脚上骨骼畸形退化,肌肉萎缩,循环衰竭,但是痛觉触及神经,却在反覆受伤刺激疼痛下变得更为敏感,双脚平日以裹布厚厚保护着,一旦解开来,柔嫩纤细的肌肤接受揉弄抚摸的时候,刺激较常人倍增,春情荡漾,这种感觉除了小脚的妇人,一般人很难想像。自幼裹足的妇女,小腿肌肉萎缩,走路时使力在臀部和大腿上,臀部大腿肌肉发达,小脚女人除了高耸摇曳的臀部具有性的魅力,一般认为裹小脚也能增强妇女阴部肌肉的收缩力,让男人在性行为中有如与处女行房的感觉,也让妇女增高性行为的刺激性,这自然使两性乐于接受。缠足除了提供男性强烈的性快感,同时也为女性寻找到新的乐趣,《掩耳奇谈》中说:

关于金莲缠足保养

礼教观念特别重视男女之别,比如说男女的衣冠服饰、言行举止必须有明显的区别。俗话中七岁不同席、叔嫂不通问就是这一观念在生活中的具体体现。而当缠足一出现在我国时,就被当做男女之别被重视。宋时,儒学大师朱熹也曾热心地推行缠足制度于南部福建,作为传播汉族文化的工具而教人以男女有别。⑦男女之别又表现在劳动中,男主外,女主内是我国的传统。妇女的生活、劳动一般只局限在家中,很少跨出家门,更别提在社会上出人头地了,也正是因为妇女不从事重体力劳动,活动范围小,缠足才得以维持下去。

高罗佩在《中国艳情》一书中说:「小脚是女性性感的中心,在中国人的性生活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清代李汝珍在《镜花缘》中说:「缠足与造淫具何异?」千年来缠足风俗与人类性生活的关系,一直披着神秘的面纱若隐若现。

到明清时代,则逐渐普及于一般阶层妇女,汉族各地妇女几乎都有缠足的风俗,但也有少数例外,例如客家人因妇女有采茶的传统,所以不实行缠足。部分少数民族也受汉族风气影响而缠足。清朝建立后,朝廷多次下令不准民间缠足,尤其禁止满族人缠足,但是由于这一习俗的影响颇深,成效不大。

到了宋朝以后,民间妇女更是争相效仿,缠足之风很快遍及全国,民间还有三寸金莲一说作为对小脚女人美的标准,男子求偶也将大脚小脚作为衡量女方美丑的标准之一。

清代在满洲人统治下,对满洲人而言,缠足只是汉族妇女不良风俗,也无法体会道家性生活带来健康的道理,汉人特异的性文化对统治者而言,是放浪淫秽的行为。统治初期对男人的教化由剃发做起,女性的教化就是得解放缠足,解缠的政令不但不能遂行,在清代妇女缠足反而因社会富庶繁华,将缠足风潮推向高峰。缠足与性享乐在避开统治者干扰下,形成一股强有力的社会暗流,各地分头发展各具特色,几乎每个方言文化区,形成一个封闭式的文化圈,不同的地区妇女腿饰,弓鞋造型截然不同各异其趣。缠足妇女在床上会穿上鲜红的软底弓鞋,强烈刺激视觉,也方便让人把握。高跟鞋的出现挑起流行风潮,各种流线型的小脚高底弓鞋,造型精巧美观,配上鲜艳夺目的手工刺绣,让小脚妇女摇曳行走时更增媚力。小脚原是为了妇女走路娜娜婷婷婀娜多姿,缠足发展到了巅峰时,产生了奇异的性渴求;当小脚小到极致时,会产生什么样的性神秘?更强烈激情的性冲动与性满足会出现吗?为了追求浪漫淫欲的性刺激,有人把脚裹到小至寸步难行,每行必须人抱,只能在地上爬,丧失行动自由,成为不折不扣的「性奴」或「爱奴」,换取进入豪门侈华淫欲生活享受的机会。

缠足这样一个对女性身体残害的习俗,却能在中国延续近千年之久,有许多社会文化上的因素,包括:

古代妇女的缠足最早始于五代十国南唐后主李煜时期。一说始于 南朝 齐
东昏侯时。

  1. 建筑

民族意识的原因:清人入关以后,对汉族男性及女性的身体都视图加以控制,男性要剃发,女性要禁止缠足,前者在清政府的强力推行下达成成功,但禁缠足却未能奏效,因此在清代,缠足常被认为是对抗满人意识的一种表现。

以小为美的审美观念

中国人将身体的改变、心性的改变、人际关系的改变都认为是重要的学习方式、教育方式与修行方式,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在身体适当的改变下,能彻底的改变一个人未来的命运,中国传统的婚姻制度基本上是容许一夫多妻制,也有人更清楚的定义为一夫一妻多妾制,传统的婚姻制度一直是默许成功的男人可以拥有数位妻妾,众多妻妾之间难免会争宠,为了专房、得宠,只有痛下功夫修饰,缠足提供了一个好的修饰方向,同时缠足后行动不便,也颇有利于控制众妻妾,减少与他人偷情或逃逸的可能。

缠足,又称裹足,粤语俗称扎脚,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对女子自幼儿期时以布紧缠双足,使足骨变形足形尖小,行路只能以足跟勉强行走的做法。古时以女子小脚为美,但自清朝末期起,民众开始普遍认为是对妇女的一种压制手段,此习俗逐渐消失。

据说,宫中有一个叫娇娘的嫔妃缠足后翩翩起舞,风姿琸约,李煜喜欢她的小脚状态,就让她缠足做新月状,这个嫔妃后来成为皇宫里最受宠的一个女人。后来皇宫中的嫔妃都纷纷效仿,并且认为足缠的越小越好,走起路来娴娜多姿,还出现了三寸弓鞋作为衡量小脚的标准。由于皇帝的个人喜好使皇宫中开始流行缠足,小脚一时成为时尚。

这是一种性虐的形式,藉由缠足的过程,进行身体虐待,产生性兴奋,达到更强烈的高潮,缠足以礼教及社会习俗的外衣,为性虐游戏提供了合理掩护,缠足本将妇女置于全身肌肉紧缩、精神恐惧、楚楚可怜的状态,等于预置了高潮准备期,再经催化更增快感。缠足不同于中国其他的性风俗,并没有一套繁复的学理,反而处处以道学的姿态出现,呈现出非性非淫的面貌,暗地里却是性虐待、恋物淫最强烈而具体的形式。这是中国千年性封闭制度下的逆反,也是对性行为、性知识强力禁绝,反而造成另辟蹊径的结果,在人类性生活史上创造出一片新天地。

图片 2

一种常见的观点认为,缠足始于宋代,并被宋朝理学家推波助澜,从缠足可见宋朝妇女深受礼教压迫云云。但实际上,缠足并非发端于宋,唐朝时已经出现了缠足的风气,有诗为证:温庭筠《锦鞋赋》:耀粲织女之束足;杜牧诗:钿尺裁量减四分,纤纤玉笋裹轻云。从唐至宋,缠足只是流行于上层贵妇和妓女群体的风尚,社会绝大多数的女性是不缠足的。另外,宋人的缠足,指的是将女性足部缠得纤直一些,叫做快上马,并不是明清时代那种变态的三寸金莲。

裹脚妇女鞋袜都做得极紧,穿脱颇为费劲,有人借着帮女人脱鞋、脱袜,感受小脚所受的压迫,有的妇女很喜欢让男人为她脱鞋,感受到一种温馨的补偿,有时男人进一步为她解缠,就往往缩脚羞拒,女子左支右挡,男子趁机摸捏,强抓着脚很快剥掉,扭做一团乐在其中。

古时候妇人缠足的作用

从阴阳学角度出发,男是阳、女是阴,刚是阳、柔是阴,大是阳、小是阴等等,所以反映到审美观念上,所谓的女性美就要体现出她们阴柔的一面,也就是以娇小,柔弱,娴静为美。樱桃嘴,杨柳腰,都是女性美的表现,而三寸金莲也不例外。

唐代以前贵族宫廷中的贵妇和乐户歌妓,就有缠足穿尖头上翘鞋子的风俗,这种足饰是为了增加宫廷舞蹈中步姿舞姿的魅力,宋代更为风行,于是有人为了配合鞋饰的发展流行,穿上新潮舞鞋,施予外力裹足,出现更高翘弓屈瘦窄短小的小脚,这种奇异的流行服饰渐成为妇女服饰的规范,在宋代缠足风俗遂成为妇女礼仪教化的手段。元代相较于蒙古族妇女的开放生活,汉族妇女显得拘泥保守,缠足风俗增加了两性的差异,让男女之间更加隔离,为避免外出受到异族统治者的掠夺玷污,缠足成为保护妇女闺中深藏的手段。因为缠足风俗的普遍性,更造成两性社会角色、工作、居处、行动、服饰规范的差异。娱乐欢宴场合,小脚人工改造的特殊肢体造型,一直是异性关注焦点,元代就有人取下欢场中妓女小脚下的弓鞋盛上酒杯称作鞋杯,高举弓鞋轮流传饮引以为乐。明代中期以后,生活逐渐侈糜,性娱乐、阴阳采补、房中术大行其道。清代甚至将原有的「鞋杯」游戏,演变成更复杂的酒宴集体游戏,并为订立游戏规则著书。弓鞋盛酒杯,易被酒洒泼溅污,聪明的商人立刻想到用木雕瓷器、铜器、陶器,仿弓鞋造形做鞋杯供饮酒嬉乐,这样造形的酒杯广受男人喜爱,于是弓鞋造形的烟丝盒、烟膏盒、也大行其道。

古代的陋习之一:缠足

●始于隋说

明代中期以后缠足广泛流行,缠足手法翻新,不再只是早期脚掌缩弓足趾上翘瘦缩的缠足方式,新的缠足手法让脚趾除了大趾以外,余四趾蜷缩向下内抄,脚掌横弓外转成垂直压缩,内侧外侧纵弓蜷缩,脚掌心深陷形成深沟,因为长期紧裹保护,双足皮肤白细红润滑腻,脚掌显得纤瘦短小柔软,脚掌在严裹下很少运动,掌管脚部运动的小腿肌肉明显萎缩,小腿细瘦;运步时靠腰肢臀部大腿运动款摆,大腿肌肉发达、臀部发达结实;小脚步行脚掌顿地时,脚弓缓冲能力消失,靠腰肢前凸臀部后翘,形成身体脊椎缓冲,缠足妇女因为习惯平移扭转施力,肩部肌肉瘦弱肩部削垂;四肢肌肉不发达,四肢长骨上的各处凸起不明显,解剖上看到四肢股的横断面较一般妇女明显圆滑。缠足妇女行走时以腰臀骨盆带动双腿摆动,取代正常步行脚掌筏动前进的步态,小脚在步行时只是腿部着地一个支点,小脚着地缓冲功能由脚踝或腰臀款摆取代,形成非常特殊的颤动扭摆身姿步态。妇女双足长期受裹,解开裹布时小脚上压力突然消失,双足立即充血绷涨,皮肤皱褶撑开,末梢血管充血红润,末梢神经更为灵敏感觉强烈,就向勃起的性器官一样容易受激。小脚长期裹覆在重重裹布里,皮肤白皙角质纤薄,尤其在脚心凹陷处皮肤互相紧贴窝藏的部位,神经尤其敏感,轻轻抚弄即被受激,脚心因为拥有黏膜一样柔嫩的肌肤,妇女常用双足心捧握男人阳具,像捧香参拜一样,新的性接触方式,男女各增加了难得的体验。对缠足妇女来说,小脚像创造出来的性器官,可以伸出去挑情,也可以满足感觉情欲,所以李汝珍在《镜花缘》中说「缠足与造淫具何异?」这样特殊的足淫方式称作「参白足禅」。

缠足时期,人们无不以小脚为美。文人墨客更是极尽所能赞美小脚带来的视觉享受。踏春有迹步月无声;还有诗云:一万软玉凌波小,两瓣红莲落步轻;还有人说小脚女子的姿态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但凡是可以夸赞女子之美的词句都用在夸赞三寸金莲上了。社会中以小脚为美的畸形审美观念,导致人们把小脚作为衡量女子美不美的重要评判标准,甚至是最为重要的标准。方?的《香莲品藻》中也有记载丑妇幸足小邀旁人誉,就是说虽然相貌平平,但只要三寸金莲缠的好,也是美女。

缠足之后,改变了妇女的仪态、姿态、个人命运,甚至家族中的群体关系,以及整个族群、整个社会的生活方式都因此改变了。现代人的最高追求目标可能是生命、财富、身体、经济、政治目标;在金莲文化中,追求的是美丽、道德崇高、良好的家世。小脚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与社教礼仪,缠足所附生的多妾制度,及其将美女或小足美女逐渐推入豪门的手段,长久下来,也造成官宦世家的儿孙逐渐繁衍,贫苦简单家庭愈趋末落凋零的现象。

缠足始于五代之说,源自南唐李后主的嫔妃窅娘,美丽多才,能歌善舞,李后主专门制作了高六尺的金莲,用珠宝绸带缨络装饰,命窅娘以帛缠足,使脚纤小屈上作新月状,再穿上素袜在莲花台上翩翩起舞,从而使舞姿更加优美。推荐阅读:人临死前会看到什么

3.家庭制度

东汉末建安民歌《孔雀东南飞》有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之句,明确赞美女足的纤小。唐韩惶诗描写女足之美曰六寸肤圆光致致,唐六寸相当于今18厘米,即5.45寸左右。虽不能说韩倡所说,六寸是个实实存在的数字,也不能据此便说唐代女子的脚真有如此之小,但以小为美的观念却是肯定的。

千年来中国政治政权不断更迭,但家族制并没有改变,中国人的婚姻比较像是两个家庭的联系结合,而不是两个当事人的爱情结合;中国人似乎将婚姻跳脱了两人的爱情问题,而进入一个更稳固的家庭形式中,也就是婚姻以家庭、家族的结合为主。

●始于北宋说

源于春秋时代的儒学,到了宋代进一步衍生出宗族规约。宋代以后,家族力量的兴起,是极为重要的社会基本组成结构,缠足也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产生的。

缠足是中国封建社会特有的一种装饰陋习。其具体做法是用一条狭长的布袋,将妇女的足踝紧紧缚住,从而使肌骨变态,脚形纤小屈曲,以符合当时的审美观。

缠足是一种民族融合性很强的风俗,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社交沟通方式,例如原住民的唱歌应和、妇女群聚河边洗衣的聊谈、妇女共聚纺纱织布的工作交流等,缠足妇女在缠足生活中一定有更多的身体体会与经验交换,成为更深层的身体感觉交换,她们注意些什么?创造出什么样的文化?细腻的衣着饮食文化,互相馈赠、欣赏、爱慕的生活文化,互相嘘寒问暖、互相照顾的文化,导致像《金瓶梅》、《红楼梦》那样细腻的妇女生活故事。这些细腻的饮食文明、花艺、织绣、麻将,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产生出来的。

有人说天下古今的妇女,全是爱美成性。全是时尚的奴隶,她们只要能获得‘美’的称誉,纵然伤皮破肤,断骨折筋。在所不辞。⑥此话虽不绝对正确,但是所言现象却普遍存在。正是因为妇女有此爱美之心,使得众多女子盲从,有些妇女虽天生面貌不如她人,但小脚之美,却是可以通过自己加倍努力获得的。这便使得社会上众多女子为了超越他人,获得更多人的赞美,无所不用,盲目攀比,造成缠足一发不可收拾。

缠足是当年妇女性别角色认同的教育,缠足后身体妆饰成为女性的特权,尤其是脚部鞋子的妆饰,成为女性特别夸张的表征,连带的使走路身躯扭动、突显臀围,也成为女性的特色。男女从幼小便施以性别差异的教育,藉由后天性特征,强化男女性别的不同,例如增加第二性征,在穿着、打扮、行为、举止、声誉、爱欲上界定区别,并藉由不稳定、拘泥的鞋子,穿行出与男人完全不同的走路风格。这种差异,变成非常重要的性别差异特征,也就是利用行走缠足弓鞋,以界分出男女的不同,缠足加强了、亦加深了男女两性的区别,形成男女标志。

中国古代从什么时候开始缠足的

缠足文化代表固定的农业生活:男耕女织,男女分工。女性手工业鼎盛,是基于男女分隔、女性互相关怀、妇儿生活在一起的环境。在这样的背景下,缠足又减少了妇女远距离的交流活动,遂使妇女更集中于深宫内苑、富室巨宅,各生态区域的分割也因而愈来愈小。

●神话传说时代

宋代起,房间有了实质的间隔,取代了以前的屏风。女性缠足之后绝少出门,且多居于室内,而宋代以后的房子开始出现室内布置、房间分隔、内外分开、妇女有闺阁、男女分居、分格式的设计,房子有了具体的房间区隔,增加了女性的隐密性,这有助于女性需要避开众人/男人进行缠足的私密行为。同时,石阶马路直通屋内,地面砌上石板,人们进屋时不再脱鞋,解除了缠足女性的困扰,人们也不再席地而坐,而开始使用椅子和高的桌子;为了缠足妇女行路方便,在建筑中可见摸乳巷、栏杆、窄廊、窄小的楼梯此类设计,包围式的花园、假山假水、林园式山水,让妇女在家中也能欣赏山水。凡此室内隔间、进门穿鞋等空间设计,都是重重「包围」的意象,甚至可以说,整个国家、城市、庄园,都围绕在长城、城墙中,保护妇女,成为中国人最基本的建筑设计概念。

金莲秘性解说

1.男女有别

临睡前数小时以常约七八尺之足帛,紧绕女子双足,每间四、五时分钟,更解而加紧缠绕,如此三、四度至紧无可再,乃强纳尖窄之履,再经半小时许,痛不可耐。斯时百脉沸涨,自足缘股,筋皆吊痛,而生殖之道则血管饱涨,约束筋收敛至小,一经接触格格难容,蹙额支撑力达双足,足痛更甚而约束筋牵敛益紧。以此反应能力,数倍常时,情兴暴炽,不久之间能连续四、五次,为女性平时所未有。

在文学上,自宋代以来文人雅士,称赞颂咏小脚的诗词歌赋更是不可胜数,怎样的一双小脚才是人人称羡的?各有不同的看法,流传最广的金莲七字诀「瘦、小、尖、弯、香、软、正」,是一般人品评小脚的标准,就是说脚掌得拳弯至尽可能短小外,还须注意脚掌的纤瘦尖生,勤于洗濯保养,足味芬芳,足肉柔软通体端正。合乎这些标准后,更重要的是行路的姿态,方绚在《香莲品澡》中提到:在迎风吹拂,上下楼梯,艰难崎岖的行走,更能看出小脚的楚楚可怜、娇艳动人,这样颤颤危危扶墙摸壁的姿态,在情人眼里是一种飘然若仙的感觉,一种隐密的力量引人遐思,可见在那个时代,一对纤小金莲姗姗行来,只要让男人看上一眼,就像夺魂摄魄一样,勾出荡漾的春情。前人在玩莲之余,归纳出种种的握莲姿势,有正握、反握、顺握、逆握、倒握、侧握、斜握、竖握、横握、前握、后握等十一种握法,这么多握法,无非是把一双小脚握在掌中,仔细体会出小巧动人、纤瘦可爱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要借着捏弄、按摩,体会小脚的柔软。

守节和守寡,这些概念强调的,都是团体和家族的荣誉比个人的生命更重要。缠足的社会背景是个人身体并不太受到重视的环境,这种牺牲个人换取家庭与家族和谐的社会,较诸今天视个人生命价值为至高的社会,可以说,现在是个人主义的时代,缠足的年代则是家族主义的时代。

拥有另一套性器官的小脚妇女,手淫时不是用双手捧触器进行手淫,而是把触器挂在小脚后跟,用小脚推送触器入户时,同时双手揉弄小脚激发小脚感觉。缠足妇女走路时扭摆腰臀,长时间下来不只臀部肌肉发达,阴部横隔层层肌肉也很发达,阴阜明显突出,阴道层层括约肌历历分明,性行为时阳具入户像进入层层关卡「重门叠户」之中。小脚女性腰部前凸、臀部后翘,X光中可以明显看到前弓的腰椎和后凸的荐尾椎,阴道相对于身体纵轴明显转向后,所以缠足妇女阴道更利于后接体位性交姿势。收缩舒放层层节控自如的阴道,配合灵活款摆的腰臀,这是一个机灵刁钻,摇曳孟浪的阴洞,翻转主宰性行为中女性承受的角色,可以像莲花盛开一样的包容承入处处花心之中,也可以像狼一样凶狠的咬入,从明代到清代,几乎我们看到所有春宫画里,小脚妇女从没有被动「阴承」,显现的是桃花源里「暗藏玄机」。

5.社会地位表征

女人的美丽就是财富,是许多女人可以牺牲健康、牺牲行动的不便来换取被人称赞的美,缠足风俗逐渐形成之后,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少女成为男人爱恋的偶像,颤颤危危、扶墙摸壁的姿态,在情人眼里是一种飘然若仙的感觉,一种隐密的魅力,引人遐思。在这种环境下,审美的标准要求的是纤细柔弱、如弱柳扶风般的体态,唐代以前中国人对女性审美的角度是健硕丰盈的美,是健康活泼的美,在那个时代,许多动人的舞剧,由女性舞者表演,但是时事迁移,到了清代,除了卖解女郎以外,几乎见不到女性舞者,卖解女郎也多以走索、踢坛等表现一双纤瘦小脚却拥有超凡能力的技巧来引人惊叹,女性无法在运动、舞蹈上表现美感,只有终日从事女红,巧心设计、美化一双纤足,我们可以看到为小脚妇女设计的各种足饰,真是极其奢豪、琳琅满目,当年提倡解放小脚时,竟然发现脚放了以后,没有适当的足饰可供大脚的上层女性穿着,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有谁能突破层层规范而解放缠足?

中国近千年来是「家族体制」而非「个人体制」,在这个体制下,发展出许多有利于家族繁衍的法则,缠足为其中之一,虽不利于个人,但有利于族群生存。

缠足风俗唤起中国式的文艺复兴,激发对于妇女姿态、精巧手工等美学追求,促成中国人对近距离感觉的欣赏与重视,妇女对身体的了解,母亲对女儿的教育。缠足的过程是一种肢体感觉的训练与教育,这是一个复杂多层次的行为,需要充分学习,缠足是一种学习,学习用生命、身体来换取美丽与崇高的道德;这种追求的顺序与逻辑,也许不是我们现代人所能了解的,只有少数缠足者认为,这双脚缠小后是为了供给某个男人欣赏、爱怜的,绝大多数的少女缠足时是为了提升自己、增加自己的涵养,这与西方式的为爱奉献、为爱牺牲的哲学是不同的,缠足牺牲奉献的对象不是爱人,反而是一种伦理体制,一种社会规范与类似教育的自我提升。

最原始的缠足雏形,不管是来自荒淫的宫廷世家里面,或是教坊乐妓,原始的目的,不外是借着缠足双脚,穿上尖窄弓屈的鞋子跳舞,可以表现出特殊的肢体技巧,这有点类似芭蕾舞的效果,凌空回旋,如仙如幻,也表现出一种纤细、拘谨的步态。流风所及愈传愈广,配合上当时社会文化对妇女的要求,遂成为沛然巨流。这一股社会潮流,主要是现实中对于女性的规范,要求妇女得谨守贞节,男女内外各处,男女异群,妇女须深处闺中,谨守规范,以柔顺为正则,在这样的社会潮流之下,缠足很快的被发现到是推行女教很好的手段,儒学大师朱熹,曾很热心的推行缠足制度于福建漳州,作为传播汉族文化的工具,而教以男女有别之道。裹脚以后行动不便,处处受到限制,因此成为谨守闺范的保证,在男权高涨的时代环境下,成为一夫多妻制最有力的保障措施。

  1. 产业手工

唐代妇女可以改嫁,这种形式的婚姻与现代可能是比较相近的,宋以后对妇女的限制完全不同,女性终身仅守的是: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男性虽然必要时可以休妻,但不能离婚;休妻也是社会大事,此外对寡妇的贞节限制,翁婆有绝对权威,媳妇与娘家不能有太密切的关系,这些对妇女的种种限制,明显发源于对宗族、对家族的要求。也就是说,唐代、宋代以后的婚姻方式有显著的不同,缠足当然有助于这种家族式的婚姻,汉民族向来追寻的,就不是西方人以生命为最高价值的生活,而是诉求更高的追寻目标,如家族家庭伦理、道统、和谐、三纲、五常等。

为什么要缠足?

商业的发展是演变成男主外、女主内的原因,由于过去男性在社会上的活动能力比女性更广,男性主导了许多商业贸易的交际面,落实了男女分治的情况(尤其在边境的商业城镇),同时也促成缠足的盛行与商业繁荣。街头是男人消费的环境,女性的消费在家中,如〈清明上河图〉所显现的──大街上是男人的世界,深宅大院高墙内成为女人的世界。妇女的手工制造,形成农产品家庭加工业,成为城市兴起的基础,也定下了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基本分工模式,摆脱了纯粹农业社会,进入农产品加工贸易的时代,像是制作酱菜、香肠等等的食品再加工,农产加工、家庭手工业加工,女性不须靠劳力粗重工作,进入一个一级生产有余、因二级生产而使生活更优裕繁荣的时代;另一方面,为了满足缠足妇女的生活需求,社会上也出现各行各业透过不同的制作与供销方式,制作各种精巧的小巧玩艺,登门入户的推销、沿街叫卖;送货的货郎甚至可以进到府内销售,这种沿门推销的卖货郎与缠足文化有一定的关联。

4.审美观

缠足对社会文化的影响

一双可爱的小脚,最让男人想入非非的莫过于想像一握在手的销魂,除了握在手里仔细鉴赏外,前人发现了种种玩莲的技巧,有爱莲者大献殷勤,帮女人洗脚、剪趾甲、磨厚肉、擦干、敷粉、涂蔻丹,借机搔弄趾间,抚握小脚,趣味尽在其中。妇女双脚自幼束缚,未经霜露,裹布层层保护,每日细心浸润、薰洗,皮肤细薄如婴儿,一旦解开重重裹束,组织松散,轻软如棉絮,这是男人最朝思梦想一握销魂的,《飞燕外传》中有一段「汉成帝得疾,阴绥弱不能壮发,每持昭仪足,不胜至欲,辄暴起。」这是后人所作,把汉朝赵飞燕描写成小足,写了一段小足具有振阳起衰的功能,想必是从生活中体验出来的。

2.社会规范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118图库 https://www.clqyfw.com/?p=63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